您现在的位置 > 博雅旅游网 > 北京旅游网 > 北京 > 延庆 > 八达岭

[多图]司马台长城:一丝孤寂一缕苍凉

在一座残破的楼子里停下。四下除了虫鸣再无声响,明月仍然静静地照着长城。此时此刻,群山、长城与我彼此相望,心意相通。在门口冰凉的石阶上躺下来,闭上眼,似乎感到时间和历史从身旁悄然滑过……一堵城墙,横亘数万里,静默几千年。

    到底,这留下来的是文明的丰碑,还是杀戮的见证?男人的血汗,女人的眼泪,如今却都已灰飞烟灭,只留下这语的砖石。“秦时明月汉是关”,这长城虽非秦汉遗物,但那明月却自古而今。长城、明月,想起来,似乎总是一种永恒! 而长城却非永恒,它一样在默默承受着宿命注定的轮回,悲欢离合,野草丛生。不知过了多久,远处的楼中似乎有人轻咳的声音。这上面竟有人住宿?也许是白天在此营生的当地村民,也许是在长城上宿营的游客。没有寒暄,继续向前。

  

    东方露白,残墙如刃——近乎九十度的狭窄城墙和悬崖间一条优美的曲线,赫然划过如鱼背一般险峻高耸的悬崖之间,而两侧空荡荡的悬崖下,清晨日出前的薄雾蒸腾而起。远处,寂寞独立的敌楼好似悬浮在云端,如幻影一般缥缈如梦,似乎在轻轻召唤着人们踏上这条如仙境一般的“天路”。

    司马台果然惊险得名不虚传!也曾登过怀柔的箭扣,见识过鹰飞倒仰的险峻,也曾下过黄花城十八蹬,在破损的城砖上寻觅着下山的途径。但二者还是无法与司马台的壮观相提并论。被誉为“天梯”、“天桥”的通天之路大约仅有肩宽,初时一蹬一米多高垂直而上,继而急转而下,如走高空绳索一般荡然无所依靠。不禁纳罕,难道数百年前在此驻守的戚家军都是传说中的天兵天将,真能风雨无阻地在这高耸的台阶和单边障墙之上,轻而易举地攀上峭壁,戍守险关?凡夫俗子如我,纵然手脚并用,却仍不敢左顾右盼丝毫松懈。回头看,却是空荡荡,没有人,也看不到曾经的路。不禁失笑,当真是“上得去下不来”了,大约那司马台的设计者正在暗中嘲笑我的笨拙。 

  

   


更多资讯